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992章 你會講童話故事哄我睡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992章 你會講童話故事哄我睡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宋辭說著,還比劃一個切西瓜的手勢:“如果是你呢,你會怎麼做?”

她腦海中對於那段死去的記憶很模糊,也都是憑藉夢境找回來,所以隻知道霍慕沉把人都殺了,但並不知道過程。

“如果是我。”霍慕沉想了想,臉色一寸寸陰沉下來,許是想了什麼可怕的事,斟酌字眼對宋辭說道:“我會把所有導致我愛的人全部殺死,不止是殺死,還會狠狠折磨死。

用同樣的手段,讓他受到千百倍的折磨,也讓他最愛的人,死在他麵前,但是卻不能救。”

宋辭果然被嚇了一下,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抱住霍慕沉:“好可怕,這種人真狠心,比直接捅他一百刀還疼。”

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愛人,就死在自己麵前,卻不能救,這比直接要了他的命還痛苦吧!

霍慕沉反手摟住宋辭,將她的腰攬過來,緊緊擁著,讓宋辭的小腦袋瓜就這麼在他胸口蹭了蹭。

“嚇到了?”

“恩,確實被嚇到了。”宋辭坦然承認:“好恐怖,這種人心真狠。”

“是在說我的心狠?”

霍慕沉寵溺一笑,見管家把飯菜都端上來,才鬆開宋辭。

他一手端著碗,一手拿著勺子喂到宋辭唇邊:“趁熱吃。”

宋辭張嘴咬著蝦餃,邊嚼邊說:“冇有啊,你對我心軟就夠了,對仇人才心狠!”

“小東西,邏輯不錯。”

霍慕沉一點點喂她吃完飯,自己卻不吃。

他並冇有提醒宋辭,上一世他們的死法就是這種,他眼睜睜看著宋辭死在自己麵前,卻隻能無能為力的被迫接受一切。

果然……站在其他人的角度去想事,自然就能想通了!

宋辭又喝了兩口湯,才道:“不過如果是我的話,我隻會報複那個人,不會傷害到無辜。你想一想我,我重生過後隻對付傷害過我的人,哪怕他們的愛人再和仇人有關,我也從來都不會傷及無辜。”

“所以說,我們小辭最善良了。”

霍慕沉讓她坐回去,再伺候她多吃點飯菜,大部分都是營養餐。

宋辭吃完飯後,單手托腮,認真的看向霍慕沉:“你雖然不善良,但是你也一直在我心裡,我和你在一起,包容的不止是你的好,還有你的不好,所以你不用擔心什麼。”

“我不擔心,隻不過有人和我一樣的想法。”

霍慕沉拍了拍她肩膀,眸子閃過深沉:“吃飽了嗎?”

“吃飽了。”宋辭點頭。

“我先送你去上樓,明天帶你出門。”

霍慕沉先抱著宋辭上樓洗澡,折騰了一個多小時,替她掖著被角:“困嗎?”

“你會講童話故事哄我睡覺,霍爸爸。”

“不講,閉嘴睡覺!”

霍慕沉本來還想趁著溫情氣氛,哄一鬨這小丫頭,現在不哄了!

他關上壁燈,拉上被角把她一裹:“再多說一句話,彆想睡覺!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被慫得冇脾氣,果然懷孕中的……男人,脾氣大!

她忍,她忍到生完孩子就行了!

而且,她也是頭一次聽說,懷孕中的妻子要理解下老公,包容下老公的孕期反應,這享受懷孕的伺候全都給霍慕沉了!

等霍慕沉關燈出門後,宋辭才掏出手機,撥通許星辰的手機。

那邊響了兩聲,才接聽。

“喂。”

是個男人,而且是秦宴。

“秦宴?星辰呢?”

“她在洗澡,你找她有事?”秦宴聲音低沉,聽不出多少情緒。

“冇事,我就提醒你一件事,有人想搶走許星辰,秦太太的位置。”

“誰?”

秦宴單單隻發出一個單音字節。

“宋嫣然,她去京城可是垂涎你的秦太太,而且她的手段一向夠無恥。”宋辭好心提醒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秦宴冷冷回道。

“那我提醒到位,就先掛了。”

“宋辭。”

“還有事?”

“我不會謝你,會在京城款待你,保證你的安全。”秦宴音色很沉,像是下了極大的承諾。

“那不用謝啊。”

秦宴掛了電話,許星辰裹著浴巾走出來:“誰的電話?”

“宋辭。”

許星辰眼神一亮:“是宋辭的,她是要過來了?”

“你很期待她來。”秦宴臉上的冰冷在見到許星辰的刹那,化成溫柔:“星辰,你很少這麼關心人。”

“上次她幫助我們解決了薑錦城和許星瀾,我覺得我五年的罪就消除了,當然要感謝他們,他們現在就算是我們的恩人。”許星辰拿出吹風機。

秦宴搶先一步從她手中接走吹風機,站她身後,修長如玉的手指穿過她的髮絲,替她靜靜吹著頭髮,一直到乾得差不多,才摁住她肩膀,問道:“你把宋辭和霍慕沉當恩人?”

“難道不應該嗎?”

秦宴眼色冷了冷,薄唇勾起:“應該。”

“嗡嗡嗡……”

手機的電話響起鈴聲。

秦宴順手接聽:“喂……恩。”

“工作?”

“恩,我先去工作,你先去睡覺。”秦宴不捨的多吻了她一會兒,才抬步走向書房。

他反應迅速,但有人查的更快。

霍慕沉撥通電話給楚淮北:“查到宋止去的是哪家醫院嗎?”

“宋止去的不是中心醫院,而是第二區醫院,他肩膀的確受到重傷,但是今天在宋嫣然回到唐莊時,宋嫣然把花瓶砸碎在他肩膀,導致他肩骨脫臼,我們還不能判定他是幾個月前受傷,還是現在受傷。”

“繼續查,盯住了宋止,彆讓他死。”霍慕沉命令。

“是。”

霍慕沉靠著桌子,懶洋洋的擎著高腳杯,猩紅的液體折射出瀲灩紅芒,彌散著濃烈的危險。

“還有,宋止所有的資訊放到我手上,不要隻是表麵上,我要他失蹤兩年去哪裡,和什麼人在一起,做了什麼交易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唐城的所有項目都盯著,讓人安排宋止去唐城工作。”霍慕沉平靜無波的說道。

對麵都一一應下。

吩咐了不少事後,霍慕沉才折身回房間,重新去洗了熱水澡,才換上黑色絲質睡衣,抱住宋辭。

“你回來了~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