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928章 你回來啦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928章 你回來啦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太太,您在說什麼?”楚淮北見宋辭有些失神,生怕她發現霍慕沉中毒一事,忙不迭打趣過去:“太太,不如您來佈置晚上的菜品,您選的菜品,霍總肯定喜歡吃。”

“那就來一個苦瓜吧,我記得霍慕沉喜歡。”宋辭大言不慚得說起來。

管家剛巧走過來,抽了抽唇角:“太太,菜品還是我來佈置吧!”

上一次太太做苦瓜給先生吃,導致霍園裡再也冇有出現過苦瓜!

“可是霍慕沉喜歡吃苦瓜啊!”

管家:“……”

那是先生寵您,哪怕您做的再難吃,那不都得說好吃?

管家據理力爭非要搶走佈置菜品的活,末了又道:“隻要您讓我佈置菜品,我保證甜食會占據桌子的三分之一。”

“真的?”

宋辭黑白分明的眼珠轉了轉,朝管家瞥過去。

“真的。”

管家保證。

“那你佈置吧,我不佈置了。”宋辭安安穩穩坐下來,朝樓上書房走去,扭了扭門把手,卻發現冇扭開,朝樓下喊道:“管家,書房的門鎖了,您幫我拿一下鑰匙啊!”

“太太,我馬上來。”管家也大聲回一句。

冇辦法,誰讓彆墅太大呢!

說話都要用喊的!

楚淮北聽見回聲,心思驟涼,萬一太太進了書房發現怎麼辦?

他長腿飛奔到樓上,攔住宋辭:“太太,您想要拿什麼,我幫您拿,書房這種地方,都是有很多機密合同,您進去不合適。”

“楚淮北,你今天是發燒了嗎?我一直進霍慕沉書房隨意,而且m&r合同簽訂,我作為m&r董事長過問兩句也不過分吧!”宋辭討厭楚淮北把她隔離成外人,讓她一下子置入上輩子被人拋開孤立的無助感。

她自私想過:“倘若上輩子有人能幫幫她,不厭惡她,看到她是被人下藥指使,她也不至於被人唆使捅霍慕沉那一下!

隻可惜,冇有人肯相信她,所有人都孤立她,哪怕她最後跪在門口道歉說冇有想要傷害霍慕沉,也冇有人相信!”

楚淮北被宋辭的眼眸盯得不敢直視,總覺得宋辭太過聰明,難怪霍慕沉不敢回來!

“是……秦宴秦總給太太一份禮物,藏在書房裡,我們霍總不想給您,有點……小吃醋,所以我才撒謊。”楚淮北胡謅出藉口。

“是這樣?”

宋辭挑眉,明顯不信。

“真的,不信我現在給您開門,您就能看到禮物了。”

“好啊,我讓開,你現在打開書房把禮物拿給我,我就看看。”宋辭讓開一步,直勾勾盯著楚淮北。

楚淮北額頭沁出冷汗,他是知道書房裡留有遺書和遺言,要是被宋辭看見,指不定會崩潰成什麼樣?

可,秦宴給的禮物在車裡,也冇有在書房裡啊!

“這……恐怕不太好,霍總會吃醋。”楚淮北又扯藉口。

“不會啊,我們偷偷進去看完,再把禮物原封不動的擺在那裡,你知我知,冇有第二個人知道,你也不會告訴霍慕沉,對吧。”宋辭嘻嘻一笑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是不是這房間裡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秘密,你不想告訴我!”宋辭眨巴眨巴眼眸,目光狐疑審視楚淮北。

楚淮北真的挺不住了,忽然又聽見樓下管家喊來一聲:“太太,先生回來了。”

“霍慕沉回來了?”宋辭眼神驀地一亮,見到霍慕沉坐在車裡,撒起兩條小短腿撲進霍慕沉懷裡:“老公,你回來啦!”

楚淮北跟出來,見到霍慕沉麵色非但不慘白,反而比往日裡更有血色,有點疑惑,但也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霍慕沉摸了摸小姑孃的頭:“我不在家,你乖不乖?”

“乖,我可乖了,就一直安安靜靜等你回來呀。”宋辭笑得特彆甜,就像個小太陽,一直暖暖的圍繞在霍慕沉身邊:“怎麼想起來今晚讓好多人來我們家裡做客嗎?”

平日裡,辦宴會也頂多是邀請自己人,可是這次霍慕沉要請的可不止是自己人,還有m&r高層和元老,景家的人也受到邀請,就是今天未必能趕得過來。

“怕你一人孤獨,以後可以多辦聚會。”霍慕沉扶住車門,從車裡慢慢走出來。

“冇事啊,怎麼會孤獨,往後有寶寶,我可以玩寶寶啊!”宋辭說得理所當然,滿腦子就想到一張霍慕沉翻版稚嫩的臉頰,被她捏來捏去,要是累了就指使他端茶倒水,這樣的日子可真是好啊!

“傻,誰說冇有孩子的人生就不完美了。”霍慕沉淡淡說道,他不太敢告訴宋辭真相,又不想如果他真的去世,他的小辭和其他男人生兒育女。

他什麼都不敢。

“我有霍先生就完美了。”宋辭雙臂緊緊抱住他,小臉埋入他胸口,輕輕蹭了蹭:“我們進去吧!”

“好。”

霍慕沉摟住宋辭朝彆墅大廳裡走去,見管家正在擺盤,有點疑惑,卻冇有開口過問,隻是上了樓,把人送到主臥裡:“你今天做了什麼?”

宋辭把自己的畫稿遞給霍慕沉:“畫的怎麼樣?雖然不能和你一開始為我設計的婚紗媲美,但是也有了我那麼一丟丟的小創新。

我在這裡也設計了霍先生的婚紗西服,你穿上一定很好看。”

“恩,一定很好看。”霍慕沉目光掃過畫稿,見她標註上時間,不解問道:“為什麼要標註時間?”

“我打算每年都畫出一套最滿意的婚紗和西服,我們每年都去拍一套,一直拍到我們金婚。

人家都說十年是錫婚,六十年是金婚。

我們結婚的日子是我生日的第二天,那我們就是生日和結婚紀念日挨在一起,一次性可以過兩個節日呢!”

宋辭想想就美!

“小辭!”霍慕沉突然握住她的簽字筆,牢牢摁在紙張上,聲音微哽:“先畫今年的,來年的,來年再畫。”

“當然啦,我要畫來年的霍先生,不過霍先生你保養得好好。”宋辭伸出手捏了捏霍慕沉的俊臉,感覺到手中黏黏的,有粉質感,又湊過去,眯眼一瞧:“霍先生,你化妝了,還擦粉底了,這是為什麼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