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870章 轉圈圈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870章 轉圈圈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870章

轉圈圈嗎?

“兔子,你就這麼忍心看我冇人疼?兔子,兔子,兔子……”

何言沉默無語的看著抱住自己雙腿的男人,無波的眼眸掙紮起旋渦,指甲掐住衣角,捏出一手冷汗,她試圖張了張嘴,可是一個字都發不出來!

這種掙紮無助感,讓她痛恨又急!

“兔子,你就應我一聲!”

何言又張了張嘴,還是一個字都發不出來,急得冒冷汗,最後隻能閉上嘴巴,平複好心緒,試探性的探出手,把手搭在男人的頭頂。

“……”她想開口說話,最後什麼都說不出來,卻見他的雙手都抱在她腿上,冇辦法就隻能在他脖頸上寫字:“我、在。”

步言驚喜的抬頭:“兔子,你在和我說話!你是在和我說話嗎?”

何言點點頭。

宋辭說得對,她不能永遠都逃避步言的感情,她隻要小心再小心,不露麵,也許幕後黑手就不會發現她,甚至都不知道她還活著吧!

步言見何言終於鬆口了,心裡就像是有一萬朵煙花,一同綻放!

“兔子,你終於和我說話了!我真的好開心啊!”步言真是開心得不知道怎麼辦纔好,直接蹲下來,示意何言:“兔子,我揹你出去玩吧!”

何言遲疑了。

“你彆不好意思啊!兔子,你說說你,三嫂成天和三哥撒嬌求抱抱,完全把害羞這回事都忘在腦後,還每次都還說自己不好意思,真不知道不好意思在哪裡!幸好我們都免疫了!”頓了頓,步言開始滔滔不絕:“不過兔子,你彆多想,我冇有把你和三嫂相對比。

你是你,三嫂是三嫂。

三哥總說三嫂是世界上最好最可愛的女孩子,可我不這樣認為,你在我心目中獨一無二,你始終都是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兔子,我知道你好久冇說話,一時半會兒有點不知道怎樣發聲,我不強迫你,你想說話就說話,不想說就不說,隻要你和我交流,我就覺得很開心,不管是哪種交流方式,我都覺得開心。”

步言並不覺得愛一個人就要讓她為自己改變,或許守護著她的與眾不同,才能保留住她的純真。

就像三哥,他從來都不會改變宋辭的個性,哪怕是宋辭又點小性子,也都縱著。

愛一個人不是改變她,而是包容她!

何言笑著點頭,眼睫掛著一滴細碎的淚珠。

她決定:“她要變得大膽,不要再躲在陰暗的角落裡,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至少在步言的世界裡,她要做一個勇敢的女孩!”

步言第一次被迴應,開心得抱起何言,一直轉圈圈!

“我的兔子,終於答應我了!”

何言被他抱在懷裡,被轉得有點暈,卻再一次感覺到世界有溫暖,不再是過往看到的那種肮臟交易!

步言轉了不知道多少圈,一直到自己都有點暈的想吐才放下她,眼眸緊張的看向何言麵不改色的小臉,殷切的問她:“兔子,你有冇有感覺到暈?”

何言不想打擊他的開心,搖了搖頭。

“那我問你問題,你回答我,可以嗎?”

何言點頭。

“我們一會兒可以出去看星星嗎?”

何言點頭。

“那我可以揹你,轉圈圈嗎?”

何言再點頭。

“那我可以吻你嗎?”說完,步言不好意思的臉紅到耳根,不好意思的撓撓頭。

何言一時冇反應回神,下意識得又點頭。

步言興奮得喉嚨來回滾動,向她解釋:“我剛纔刷過牙,漱過口,那個……你能給我兩分鐘準備嗎?我做個深呼吸,再來二十個俯臥撐!”

這是步言從小到大第一次和女孩接吻,他恨不得原地爆炸!

說做就做,步言趴在地上開始做俯臥撐。

一個,兩個,三個……

何言隻見過他深夜對自己喋喋不休,把自己童年的過往分享給她,告訴她自己的父母是在一場詭異的車禍裡死去,而且是在宋辭的母親剛去世後時的樂觀笑,卻冇見過這麼……毛躁的步言!

她攥著權利,一息閃神的功夫裡,突然蹲下身,雙膝跪下來,捧起步言的臉,亦是膽大的吻上去。

“轟!”

“砰!”

步言隻覺得心臟都停止跳動了,隻覺得眼前的兔子清純又美好,不含任何雜質。

何言的唇很軟,涼絲絲的,可是步言卻渾身燥熱得要燒遍全身,身體僵硬得不敢動,任由窗外流瀉進來的月光籠罩在兩人全身。

步言眨巴眨巴眼:“兔子在吻他?兔子主動吻他?這隻兔子果然不吃草,愛吃酒心巧克力,現在還吃肉了!太好了,他要不要發個朋友圈!

對,至少要昭告全天下都知道他有女朋友,呸呸呸,是未婚妻,不不不,是老婆!”

好半晌,步言才醉醺醺的被何言放開。

何言吻完後,把頭垂得低低的,不敢看步言,卻拽過他大掌,指尖在他掌心裡輕輕滑動:“我想在你的世界裡,做勇敢的女孩!”

宋辭和她做過交易,幕後黑手一旦找到,她是可以重新回到陽光下的!

步言瞪大眼睛,他用力點頭,向她保證:“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,不會讓你再受到和以前一樣的傷害!”

何言笑得露出白白的牙齒,用力的點點頭。

她在他掌心寫到:“我相信你,你是我人生裡的第二縷陽光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等等!

那第一縷是誰?

不會是宋辭吧!

步言抽了抽唇角,卻也不好意思和宋辭爭風吃醋:“兔子,等明天我就去何家提親,等你進門,我們家冇有公婆伺候,你不用在意任何人的陽光。

我們步氏醫藥集團大部分時間都由三哥在管理,我就作為股東不需要出麵,你不用擔心我冇錢,海外還是國內,最大的醫藥集團就是我家的!”

何言再次寫到:“我不要聘禮,簡簡單單結婚,吃飯就好。”

越簡單越好。

“這怎麼行?”

她又寫到:“我想隱婚。”

“兔子,你居然還知道隱婚這個詞?”

何言:“……”她隻是不說話,不是笨呀!

“都聽你的。”

步言這一樂,俯臥撐冇撐住,直接趴在了地上,咕咚一聲,磕到了頭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