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301章 那我們拉鉤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301章 那我們拉鉤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她推搡他堅硬滾燙的胸膛:“不行~”

這裡是會議廳,就算是去,也要回辦公室啊!

霍慕沉置若罔聞,猩紅受傷的眼眸直接刺痛了宋辭。

他暴戾的捏住她腰肢,本就煩躁,宋辭狀似拒絕的舉動讓他沉擰的眉宇擰得更深,他猛地擒住她掙脫雙臂,狠狠的壓製到宋辭頭頂,像一條狂躁暴怒的猛獸,懲罰般又凶又猛啃咬宋辭的唇。

宋辭受到疼痛感刺激,還有點迷離的意識是徹底不知道迴歸腦海裡。

她感受到霍慕沉的大掌從她衣服下襬熟練的探入,開始很急,但是因為宋辭穿得是連衣裙,完全扯不開,就開始變得暴躁,甚至是暴力!

“霍慕沉,你冷靜點!

就算你讓代言回來,所有人也已經知道我了!”

宋辭嗓音啞啞的,卻嬌軟可嗔。

霍慕沉盯著宋辭濕潤水眸裡浮現倉皇和擔心,他笑得更加肆無忌憚,重重咬破她臉頰上原本要好的傷口,直接咬出了血絲。

“疼~我疼~”

宋辭小腿踢蹬著,卻絲毫冇影響霍慕沉‘欺負’她!

被他扣在頭頂的手腕止不住扭動,整個人也開始奮力反抗掙紮,可毫無卵用。

宋辭是真的覺得霍慕沉有能力再把代言收回去,隻不過這麼做簡直就是傷敵八百,自損一千!

而宋辭現在掙紮越大,霍慕沉體內剋製不住的暴力因子就越猖獗,直直席捲在整個會議廳上空,牢牢籠絡在宋辭周身邊。

宋辭真心覺得她暴風口中心!

霍慕沉俊臉緊繃著,黑眸猩紅怖滿野獸盯緊獵物的征服欲和佔有慾。

他菲薄的唇角繃成一條冷硬狠厲的直線,胸膛壓緊宋辭上半身,大手直轉直下。

這一下,宋辭湧出濃烈的恐懼和無措,低叫的聲音裡帶著幾分破碎:“不行!

霍慕沉,你冷靜點!”

可霍慕沉儼然像是走火入魔般,完全聽不到,看都冇看宋辭一眼,雙瞳深諳不見光。

“霍慕沉!”

“……”

“霍慕沉~我錯了~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真的錯了,我應該告訴你,不應該隱瞞你!”

宋辭身體控製不住的抽搐,眼神錯亂,瞳仁顫抖得就和她細碎的聲音般完全找不到音兒,彷彿下一秒,人也會跟著碎裂!

她太害怕現在的霍慕沉了!

霍慕沉不會直接折斷霍家吧!

霍慕沉這會兒根本就不正常,冷硬的麵龐勾勒出陰沉的線條,渾身散發著一股狠勁兒,似乎要將他圈禁的人都捏碎了,揉入骨髓裡。

宋辭簡直是不敢相信!

“霍慕沉!”

宋辭感受到他的冒進,嚇得失聲尖叫,驚恐的眼淚一下子就飆了出來,每一根神經都繃緊得發疼,一口直接咬到霍慕沉脖頸是哪個,狠狠咬,也咬出了血絲,都不鬆口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慘了,還是咬得霍慕沉也跟著疼,霍慕沉伸出手捏緊她下巴,逼得她鬆開,把頭垂在宋辭頸側裡,呼吸悶沉得在宋辭耳邊響起。

宋辭抖得太厲害了,就連霍慕沉抱人從會議台坐到黑椅裡,都止不住又哭又抖。

一抽一抽的。

他理智慢慢回籠,喉嚨滾動兩下,慢慢起身看著臉色蒼白如紙的宋辭,繃緊的脊背一震,黑眸猩紅,盯著她。

宋辭不敢放鬆,繃著高度緊張的神經,在感受到霍慕沉伸手隻是好好整理她的釦子後才漸漸放鬆下來,心裡緊繃的弦也跟著崩開。

“誒……”

霍慕沉長長歎了一口氣,緊接著大掌安撫住她隱忍不住的顫栗嬌軀,一字一頓道:“剛纔心慌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恐懼嗎?”

“……”

這回輪到宋辭當啞巴了!

室內安靜得隻有陽光和空氣敢逡巡。

宋辭坐在霍慕沉大腿上,鹿眸水汪汪的,委屈巴巴的染著紅彤彤,一瞬不瞬的看著霍慕沉隱忍劇痛的神色,一句話卻也不敢說。

霍慕沉說:“你剛纔所有感情,就是我的。”

宋辭掐住他雙臂,試圖以此來平息自己倉皇不安跳動的心臟。

“砰砰砰!”

心臟猛跳。

她剛纔無數次害怕恐慌,甚至是驚懼,不可否認,她是真的怕。

霍慕沉盯了她一會兒,伸出指腹耐心溫柔的擦她眼淚,深邃幽眸看向她帶滿憐惜:“彆哭,我向你道歉,恩?”

宋辭沉默了幾秒,她其實明白霍慕沉有多擔心她的安全,他寧願傷害自己也要保護她。

可她總不能一輩子都躲在霍慕沉的羽翼下,總要站起來與霍慕沉並肩做喬木!

想著想著,宋辭哭得更大聲了,埋頭掛在霍慕沉身上,哭得特彆淒慘,邊哭邊講條件:“那你不許動你那什麼lk海外的根基,還有不許攔截回代言!”

“嗬嗬。”

霍慕沉又氣又笑,但也僅僅是幾秒,便俯身去吻她的唇角,把整個人扣得更緊,低沉的嗓音裡夾帶著絲絲扣扣的黯啞:“小辭,我不是聖人,我也會怕,無助,我最怕失去你,懂?”

宋辭從他懷裡抬頭,澄澈雙眸裡閃爍著水汽,眼尾還掛著細碎的淚珠,一目瞭然的呈現在霍慕沉眼前。

“我知道,我會保護好自己。”

霍慕沉蹙眉,指腹輕輕撫摸著她紅紅的眼角,又低哄著她:“我怕失去你,擔心你受傷,知道嗎?”

外人隻看見宋辭輝煌,可霍慕沉知道有多危險!

他心疼他的小丫頭!

“可是……我不想你那麼快暴露,你能不能不把代言收回去啊~求求你了,霍慕沉!”

“誒……你都這樣說,我還能拿你怎麼辦。”霍慕沉不動聲色撫著她額頭掙紮出的熱汗,嗓音低啞,有些痛:“代言已經出去了,我答應你不會收回,繼續運行,但是你也要保護好自己,懂?”

宋辭看著他,不說話,眼神裡劇集的水汽越來越多,額頭上掙紮出的熱汗在霍慕沉一點點細緻的擦拭裡漸漸乾淨。

一看,人就是委屈極了。

被欺負到底了!

“那我們拉鉤。”

宋辭伸出小手指,遞到霍慕沉麵前,聲音裡聽出來不自然的委屈。

“還和小時候一樣。”

霍慕沉和她拉了鉤,眼角卻勾勒粗似笑非笑的冷意,像是秋後算賬般問:“我給你道歉,但是我們小辭事先也冇有告訴我,是不是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