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1261章 白先生,白太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1261章 白先生,白太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1261章

白先生,白太太

嚴白川什麼也不說,隻是拖著宋辭往外走

他突兀的舉動吸引不少人目光,秦梨兒也被嚇壞了,當即宣佈取消宣傳釋出會

嚴白川什麼也不說,一直到拖到門口

何飛迅速開門,聲音發哽:“白先生”

“走,開車過去”嚴白川虛弱地吩咐

“是,白先生!”

何飛迅速打開門,扶嚴白川進去,順手還攙扶起宋辭,倒是對宋辭客客氣氣,隻是眼神依舊是一如既往的怨懟控訴那般,對宋辭就隻剩下濃濃憎恨

嚴白川落座在她身側,腰背弓了起來,不可控製地咳嗽,一口一口鮮血從嘴巴裡和鼻子裡出來,可手臂卻堅持地虛箍住她脖子

“小辭彆亂動,我不傷你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眼眶泛紅,眼淚卻止住了,“你……”

“是秦晟”嚴白川艱難道,“我體內十幾年的毒,就是嚴家大房從他手裡買來的,很可笑吧”

“不可笑”

宋辭心思發沉

嚴白川靠在她肩膀上,肺部裡擠壓的空氣越來越少,呼吸也越來越艱難,“他來找我合作,合作殺了你,就給我解藥,所以……我現在就去帶走殺了你”

宋辭漆黑的眼眸定了定神,冇再說什麼

“這樣子我就可以再活下去了”

宋辭至始至終都背對著嚴白川,看不到嚴白川眼角的淚水早就變成了血,隻能感受到他觸在她下巴和脖頸處的手涼入刺骨

“是嗎?那還真是恭喜你了”

“同喜”

嚴白川輕咳兩聲,“我在你手上折損那麼多股份,總要讓你償還我一些”

宋辭不吭聲

嚴白川卻全然不在意,整個身體骨架都架在宋辭身上,“小辭,我也想有一副正常的身體,如常人那般,在陽光之下,賞雪看花陪你,可惜註定不可能了

不過秦晟許諾我,隻要殺了你,我就可以得到解藥,所以我就合作了

和一個製造我體內毒素的人,造成我這幅鬼樣子的人合作,可笑嗎?”

“不可笑”

同樣的問題,宋辭回答一樣

真的不可笑

她也和秦晟合作了

不過秦晟想出爾反爾,也看看有冇有能耐

她脫離宋家,準備認祖歸宗,就是不給秦晟半點倚靠,把秦晟這條‘狗’逼急了,他就想要跳牆了而已

嚴白川靠在她身後,迷迷糊糊又虛弱地講述了他們相知相遇相處又互相仇恨的過往,一點一滴,嚴白川都記得清清楚楚

宋辭聽的也真真切切

儘管虛弱模糊,宋辭卻聽的無比清晰

不出三十分鐘,何飛停了車

何飛拉開門,見到嚴白川鼻子和眼睛都在流血,胸襟前的白色西裝被血染紅,眼淚唰地落了下來

他忍住喉嚨裡的哽咽:“白先生,白太太

我扶您和太太下車”

“有勞”

嚴白川嘴角流露出一絲滿足的微笑

他虛弱地架著宋辭走,宋辭幾乎冇有再任何反抗地順從跟嚴白川走

緊急跟上來的陸子衍拿著望遠鏡看到了這一幕,有點疑惑:“我靠!嚴渣渣都那樣子,三嫂都可以出手了!一腳踹開啊!

要不要現在動手!”

“不用”

霍慕沉按住方向盤,一個急刹車,目光沉重的看向宋辭被嚴白川帶走,問道:“釋出會怎麼樣?”

“三哥,你現在還有心情關注這些,我真是……取消了,所有人都攆走了,算是砸場子了!”

“嗯”

霍慕沉從喉嚨裡應了一聲,倏地拉開車門,邁開腳步,闊腿跟上去

那邊江景行聽到報警也是迅速帶隊過來解救人質,其中就有何遇

嚴白川把宋辭拖到一處密室裡,何飛冇跟進去,隻有他們兩人

嚴白川架著宋辭,腳步踉蹌了兩下,狠狠撞在冰冷的牆壁上,道:“這周圍都是防彈玻璃,打穿不進來”

他低頭看了眼腕錶,“還有二十分鐘,你就死了,我就活了”

“哦”

“小辭,和我說說話吧,當做你的遺言”

“你想聽什麼,我說什麼”宋辭幾乎冷漠

“你恨我嗎?”

“不恨”

宋辭坦誠道,不愛即無恨

“你在撒謊,你很恨我,你恨我糾纏你”嚴白川身體的重量壓在牆壁上,手扣在宋辭脖頸上,“霍慕沉贏了我,如果我身體好,也許還有機會爭一爭,是嗎?”

“冇有

我的世界裡就隻有他

哪怕世界上真出現比他還好的人,我也隻會要他”

“小辭真是溫柔善良的人我早說過能得小辭青睞者,三生有幸,霍慕沉當真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”嚴白川斷斷續續地道:“我當年走錯了一步,初見你存了利用心思,霍慕沉對你是毫無雜質的愛

你會嫌棄他霸道嗎?總是對你列規矩”

“不會,他冇安全感,對你失而複得的人,他總冇安全感,我一退再退,退到他身後,在他視線範圍內讓他安心”宋辭如此鎮定,“彆人說我怎樣都無所謂,他安心就可”

“霍慕沉真幸運,比我幸運多了”

“秦晟拿你的身體做了實驗,莫雨舒也拿我的身體做了實驗,對吧”

“小辭還是那麼聰明,很不幸我們就這樣被選中了”

嚴白川視線逐漸模糊,不想再議論旁的事,有些事就飄散在往事的風裡吧

“小辭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冇答,反倒是門外的刑|警和特|警正在警告:“裡麵的人聽著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,放下武器……”

嚴白川耳朵聽不太清楚,也不想聽了

他身體逐漸發冷,每寸骨頭的劇痛都在撕扯他的靈魂,痛不欲生

“小辭,小辭,小辭……”

嚴白川念著宋辭的名字,似乎這樣才能緩解體內的痛苦,在輪迴路上不會忘記

“小辭,你應我一句,可好?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辭,你應我一句,好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辭,可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宋辭依舊冇應,隻感覺到身後的重量忽然加劇,幾乎壓垮了她的脊椎

宋辭眼眶泛紅,在心底默默的數數

“1,2,3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