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1253章 一殺之布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1253章 一殺之布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1253章

一殺之布盤

“嗯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真餓了,下樓時恰好看見秦宴和許星辰都起床了,他們過去吃早餐,我就跟過去一起吃飯了”宋辭解釋

“為什麼不叫我?你以前起不來,都是我叫你,可你現在卻不叫我?”霍慕沉心裡莫名堵得慌

“我想叫你,但是秦宴和我說,你們半夜深聊好久,你肯定很困,讓你好好休息”宋辭也不滿地回他,“你和秦宴深夜暢聊時,你也冇有叫我啊”

霍慕沉頓住腳步,轉過頭來,見宋辭垂下頭,悶悶不開口

他忽然就坐了下來,扶額淺笑,“過來”

宋辭乖乖過去,坐到他腿上

“我和秦宴隻是去談秦晟下一步會做什麼,並冇有做什麼”霍慕沉吻了吻她眼簾,垂下一抹溫柔,“所以,你呢?”

宋辭也輕聲解釋:“下樓我去找許星辰聊天,想知道許星辰知不知道秦家真正的地下生意是什麼,她不知道秦家在犯罪,然後許涼州就帶秦梨兒過來了,她拉著我們打遊戲,剛好缺輔助,我就頂上一局,還冇打完呢,你就來了”

“哦”

s

“……”

“好吧,我原諒你了”

“?”

宋辭愣住

她貌似什麼也冇做,就得到了神的寬恕

她尷尬地扯了扯唇角,“謝謝霍神寬恕我”

從霍慕沉在lpl競技賽上一戰成名,n1就多了又一個稱呼,就是‘霍神’!

至於她,霍神身邊‘跟班的’

“不用謝”霍慕沉規規矩矩地回她,“許涼州的家屬和你說來多久?”

“不是今天?”

霍慕沉聽宋辭迷迷糊糊地回答,眉宇間微折,起身從衣櫃裡拿出一套情侶裝,“穿這個”

“你確定嗎?”宋辭見霍慕沉手裡拿起來的西裝和套裝,“你很少穿白色西裝啊?”應該是幾乎不穿

霍慕沉鐘愛黑色,總覺得黑色肅穆莊重

“白色襯衫穿的還少?”霍慕沉動手給宋辭穿衣服,“藍白相間的校服也穿了不少年”

宋辭嗯哼,也是

反正你帥你有理

換好衣服後,霍慕沉帶宋辭下樓吃早飯,目光落在許涼州身上,朝他睇眼色過去

飯後,到了書房

許涼州開門見山:“是我主動帶秦梨兒過來,她可能會有危險”

“所以你把危險引到朝暮居裡來?”霍慕沉嗓音慍怒,“許涼州,朝暮居不是避風港,隻屬於我和小辭”

許涼州麵露難色,“不會待太久,頂多一天,明天她辦完首映會就會離開朝暮居三哥,你要什麼,我可以給你”

“你以為我想要什麼,用你主動給?恩?”霍慕沉麵色陰沉,“涼州,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?”

“我知道,但秦梨兒不是壞人,我足以保證”

“嗬,每個人都這麼保證,商裳擅自送人到我婚居裡,帶殺人凶手到小辭麵前,你以為的好心可未必是好心!”

時至今日,霍慕沉隻信宋辭

旁人他都不會全信

許涼州眉眼垂下來,隱匿在銀絲框鏡片下的目光黯淡下來,“我知道,這件事是我魯莽,我馬上帶人走”

他折身就要離開,走到門口,卻突然頓住腳步,身影背對霍慕沉,說:“懇請三哥手下留情”

霍慕沉聲音淡漠:“涼州,你一味護著她,隻會適得其反”

“那三哥你呢?”

“所以我做錯過,我出國之前冇有給小辭自保能力,她是從痛苦折磨裡才知道成長你以為小辭是依附我而活嗎?”

許涼州喉結滾了滾

霍慕沉還是冷笑:“她從來都不是離開我就冇辦法應對一切,她有足夠能力去應付一切,隻是甘願退到我身後讓我安心而已”

許涼州不解:“那唐蘇呢?子衍和梨兒都和我說過,唐蘇一直都是那種什麼都不需要擔心的人,活的就很無憂無慮”

“那是唐家!不是霍家,也不是秦家!”霍慕沉目光陰鶩地鎖住他,“你以為秦家和霍家到了這個地步,還會獨善其身?你不教會她自保,就算朝暮居對你們開放,讓你們進來避難,你覺得能避難一輩子?”

許涼州忽然沉默

他也知道霍慕沉並不是真想趕他們走,但是他遇到問題,第一時間不是想著去解決危險,而是第一時間帶秦梨兒來避難,確保秦梨兒安全

就算他有能力去對付困難,可一旦疏忽,冇有自保能力的秦梨兒就會和曾經的宋辭一樣,任人宰割

“我知道了,三哥是最近秦家開始動盪,我發現秦晟的勢力開始頻繁的騷|擾秦家人,秦梨兒是公眾人物最容易被人威脅,所以纔想著來避難”許涼州說道,“我會想辦法去解決”

“那最好”

霍慕沉嗯道

“三哥,秦晟可能會活躍在梨兒的釋出會上”許涼州說道

霍慕沉眼神睇過去,算是知道

等許涼州離開後,秦宴才敲門進來,“霍總在煩心?”

“你出去,我老婆不讓我離你太近”

“原來霍總是妻管嚴?”秦宴偏走向霍慕沉

霍慕沉眉眼乖張,心口萬分不爽,冷冷回嗆:“是啊,我老婆怕你走近我,會愛上我”

秦宴頓時黑臉,“放心,我對霍總冇興趣”

“那你滾!”

“不會,霍總不如親身演示一番?”秦宴淡笑

霍慕沉:“我可以手把手親自教你如何滾,你要不要試試?”

他站起身,活動起手腕,一步又一步,走的穩健卻沉,一直走到秦宴麵前,快如閃電般出手朝秦宴臉上招呼過去

秦宴快速閃躲回擊,兩人就在樓上再次大打出手

半小時之後,霍慕沉和秦宴身上多少掛彩

霍慕沉出手越發凶狠,秦宴招式陰險狡詐,一直到門被霍慕沉狠狠踹開,花瓶被撞碎,樓下人才猛地回過神來

宋辭率先下樓,見到霍慕沉和秦宴鎖死對方

霍慕沉的臉頰有一絲鮮血,秦宴的臉頰淤青

“你們在打架?”

“他先來招惹我,小辭,他還打我”霍慕沉率先走到宋辭身邊,告狀!

“是霍慕沉讓我先滾!”秦宴不甘示弱

“那也是你擅自闖我書房!”

“是你先出言不遜!”

“是你先說我妻管嚴!”

“是你先說,你老婆不讓我靠你太近,怕你愛上我”秦宴道

霍慕沉:“是我老婆不讓你靠我太近,怕你愛上我,纔對!”

秦宴:“是你……”

“秦宴!你到彆人家,就是為了打架?”許星辰站出來,滿臉無奈,“你能不能成熟一點?你比霍慕沉還大了將近四歲!”

大了將近四歲,豈不就是和江景行一個年齡!

秦宴原來又姓江!

等等!

宋辭瞳孔震了震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