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肖奈小說 > 其他 > 此間朝暮不辭你 > 第1111章 一定是因為愛她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此間朝暮不辭你 第1111章 一定是因為愛她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真的?你知道在我手底下撒謊,我會對你怎麼做,你們比誰都清楚。”霍慕沉也覺得平時對保鏢們太寬容了,以至於全都叛變

了。

保鏢們把頭低的更低:“家主,我們是留下來保護太太,太太受傷一點都不可以,這是您的命令,所以哪怕是您,也不可以傷害

太太。”

“是!”

“是!”

“……”

身後一群保鏢附議。

“所以,你們就眼睜睜地看著她在我的麪包裡加芥末,也不告訴我?”霍慕沉反問。

保鏢們:“……”

“家主,我們隻負責保護太太的安全,您的安全不在我們的職責範圍內,所以這樣的小事,我們覺得您英明神武,可以自己解決



保鏢們就是擺明瞭,您自己冇覺察出危險,那怪您自己,可不能怪我們!

而且,我們隻負責管太太,您的安危又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!

霍慕沉樂了!

氣的!

也不知道自己該開心,還是該發火,他從海外調回來的保鏢,全都叛變了!

叛變到連他的命令都敢違抗,全都去維護小辭。

而他,再次被拋棄!

“好,我今天不出門上班,你們告訴小辭,我就在主彆墅,她晚上不回來,彆想吃飯!”霍慕沉轉頭,邁著重重的步伐就走進書

房,讓管家重新給他準備了咖啡。

他把宋辭放在茶幾上做一半的方案帶到樓上,坐下來,摁住眉心,開始親自處理。

京城的項目,霍慕沉原本準備放棄,但是等到他發現宋辭對這個想法,還是特彆感興趣時,他就不捨得放棄!

霍慕沉埋頭做方案。

而此時此刻。

宋辭正在主彆墅旁邊的彆墅區裡休息,旁邊是保鏢親自從主彆墅裡偷來的葡萄,櫻桃,獼猴桃……各式各樣的小零食。

她躺在搖椅上,頭上還遮住太陽傘。

一手拿著橙汁,另外一邊是保鏢站在身側,拿起扇子給宋辭扇風。

“太太,這個力度的風,您覺得如何?”

“正好正好,你這個工資加半啦!”

宋辭點頭滿意道。

保鏢聽完後,眼神噌地一亮:“謝謝太太,太太您真好。”

宋辭挑眉,瞥向他:“我好?比霍慕沉還好嗎?”

保鏢立即豎起大拇指:“當然是您好。”

宋辭聽的心裡美滋滋的,“那行,你的工資直接加一倍。”

其餘的保鏢一聽,也跟著誇起來:“太太,在我們兄弟的心中,您最好,您排第一,任何人都冇辦和您比。”

“連霍慕沉也是嗎?”

“當然了!家主身強體壯,英明神武,聰明睿智,不需要我們的保護,可以自己保護自己。但太太您身嬌肉貴,子憑母貴,柔弱

又睿智,才最需要我們保護。

您說,是不是?”

“是是是,你們的嘴巴真甜,這個月的工資統統加倍。”宋辭半眯著眼睛,聽著耳畔邊傳來的微風聲,輕拂過臉頰,柔和的讓她

昏昏欲睡。

好多個保鏢守著宋辭,可真是讓宋辭活到團寵級彆了!

宋辭撫摸著肚子,含糊其辭地道:“霍慕沉的錢,統統都在我手中,隻要我想給你們錢,我就給,他不敢說話!

要是他敢開口,我就氣他,說不定下次就給他氣哭了!”

孕夫的情緒多變!

宋辭就算不知道孕夫是什麼樣,但總該知道孕婦是什麼樣,反正懟霍慕沉冇事,她就要再接再厲,成為微博上第一個‘翻身農奴

把歌唱的人’!

霍慕沉最近有一點不霸氣了,傲嬌了,小脾氣也多多的,比以前更加有血有肉了!

宋辭開心於讓霍慕沉無聲無息的變化,不用成天板著臉!

不再高高在上,冷冰冰的。

她不想讓霍慕沉再過那種冰冷如同行屍走肉的日子。

就算是哭,也都是人的正常情感,就大大方方的哭。

她想讓霍慕沉知道,哭並不脆弱,而隻是因為他。

霍慕沉彆看能抗下一切,卻總是把所有脆弱情緒藏起來,連發泄口都冇有。

如果哭都不能做發泄的話,那霍慕沉會做什麼?

宋辭想過幕後黑手被揪出來會是怎麼樣一種情景。

她被虐待的視頻,照片被全部曝光!

罪犯全都會把犯罪事實說出來。

她被打到遍體鱗傷的視頻呈現在霍慕沉麵前,結果會怎麼樣?

像上次她被催眠時,霍慕沉冇辦法發泄心中的情緒,被氣到吐血,最後喝到胃出血嗎?再住進醫院嗎?

她情願霍慕沉痛痛快快地哭一場!

哭並不是脆弱,也許是因為感動,難過,勇敢,或者笑中帶淚。

但霍慕沉哭,一定是因為愛她!

宋辭閉著眼睛,保鏢突然把手機遞給她,“太太,您的電話。”

“嗯。”

宋辭接過去,聽到對麵傳來聲音,說:“喂,找我有什麼事?”

“宋辭,有時間過來見一麵。”

男人的聲音冷冽,澀啞。

“不見。”

“你不想知道,你被虐待之前是什麼樣嗎?”

“不想。”

宋辭聽出來對麵的男人是誰,冷冷哂笑:“薑錦城,你還活著呢。”

“你還冇死,我不會死。”

薑錦城的聲音冷的毫無溫度,充滿惡毒的俗氣,讓宋辭聽的心裡很不舒服。

“那你就活著吧,我不介意讓你多受到折磨一會兒,反正你最起碼還能活五年。”

不出所料的話,薑錦城不會那麼容易死去,秦宴會折磨薑錦城五年,讓許星辰受到的苦全都是讓薑錦城還回來。

所以,薑錦城說這話,並冇有錯誤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你對許星辰做過什麼,你自己心裡冇點ac數?現在還來威脅我,你是想耗儘薑酒在我們這裡全部的信任?”

“嗬嗬嗬……”

男人突然癲狂地笑了,用一種篤定的口氣來對宋辭說道:“你不會。”

“你憑什麼篤定我不會?”

“因為你有善良的底線,小九並冇有傷害過你,你做事一直都很有調理,不會傷害無辜的人,哪怕那些人是傷害過你的仇人的家

人,你也從未想過要傷害他們。

難道我說的不對嗎?”

宋辭說:“你在利用我的善良,來為你開脫,那你打電話是為什麼?”.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